助力“既教又养”:守护西部孩子的微笑力量

在理塘县村戈乡小学,蓝色的现代化操场、宽敞明亮的教室、整洁的走廊、富有设计感的宿舍彩绘、先进的教具等一应俱全,教室内的钢木课桌,被孩子们用富有藏族特色的深红色桌布包裹起来。

“这里究竟需要什么?”贺琦产生了很大的疑惑。

“你笑起来真好看。”

十二岁的洛绒一边唱着网络上火爆的歌曲,一边在手机上“扩列”。洛绒解释道,“扩列”就是扩展好友列表,意为添加好友、网络聊天。

“真没想到他们现在这么潮流”,来自东部地区的探访志愿者贺琦很诧异,在她的印象里,这里可能还是“旧砖破瓦”,“妥妥的互联网洼地”。

但在理塘,反倒是洛绒嘲笑她“土”,“连短视频平台上最火的歌都没听过”。

当然,带给贺琦的冲击远不止于此,在理塘县村戈乡小学,蓝色的现代化操场、宽敞明亮的教室、整洁的走廊、富有设计感的宿舍彩绘、先进的教具等一应俱全,教室内的钢木课桌,被孩子们用富有藏族特色的深红色桌布包裹起来。

“这里究竟需要什么?”贺琦产生了很大的疑惑。

不一样了:学校成为最靓的建筑

洛绒还小的时候,理塘不是这个样子。

作为家里目前唯一能够流利说汉语的人,洛绒像是个同声传译的翻译,替自己的父亲向贺琦讲述曾经的理塘。

“最早我们上学的学校是在路边的破旧寺院,一下大雪就会把路埋上。”洛绒父亲扎西说道,“下完雪如果我们在家,就会停课;如果我们在学校时下雪,就得等老人铲雪来接我们。”

至于教学环境、教师水平,谈论这些对于洛绒父亲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事情,“有书读就很好了”。

小学还没读完,扎西便退学谋生,这也成为他至今的遗憾。

“当时的破旧寺院离现在318国道不远,我爷爷就为了修那条道牺牲的”,扎西每天都会开车经过那里,破旧寺庙已经被夷为平地,换成矗立着的广告牌,欢迎每一位来到理塘的人们。

洛绒就读的村戈乡小学也在318国道附近,扎西每每路过都会感慨万分。是党的决心与信心、无数人的勇气与毅力,为每一位高原的子孙照亮前行的路。

说罢,还摸了摸洛绒的头,叮嘱他好好读书。

“这么多年我们这的教育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戈乡小学的一位老教师深有感触,“这些年全县都拼命往学校里面砸钱,什么好修什么,大楼、操场......”

对此,扎西也看在眼里,“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

甘孜藏族自治州教育和体育局披露的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甘孜全州教育投入92.8亿元。截至2020年,全州共有各级各类学校845所,占地面积达774.76万平方米,较2015年增加233.2万平方米。

在扎西最关注的“人人有书读”一事上,甘孜藏族自治州15个县(市)通过义务教育均衡国家评估认定,义务教育阶段入学率为99.635%。而在理塘,这一数据高达99.94%。

除此之外,理塘县不断加大教育投入,其官网披露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理塘县投入约4亿元,实施基建项目284个,实现全县90%以上学校新建、改建和扩建。

数据之下是肉眼可见的变化。

“我发现理塘县的每一条街道,学校永远都是最高、最靓的建筑”,贺琦在探访六所学校后惊呼,“几乎每一所学校都有制式五人制足球场或拼装式篮球场,这种覆盖率比好多东部地市还要高。”

更让贺琦惊讶的是,理塘街边到处都是俊朗的康巴青年,“他们还会骑马”,贺琦一脸羡慕。

理塘县人民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该县于2019年8月被受牌命名为“中国藏族赛马文化之乡”。

“我们的足球场也不是摆设,这两年中小学球队拿了好几个州级冠军了。”那名工作人员骄傲的说道,“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校一特色的民族课程,比如唐卡课、藏舞课等等。”

当然,这种变化不仅仅发生在理塘。

在南方周末公益基金走访过的数十个西部县市、上百所基层学校发现,这些学校在西部大开发和脱贫攻坚的行动中大都获得较大的资金或资源上的支持,硬件设施都有一定程度的改善,甚至是彻底翻新。

既教又养:西部儿童校园教育现状

探访过程中,贺琦发现了一个独特的现象:寄宿制集中办学。

理塘县教育和体育局发布的“十三五”教育和体育成就展中显示:截至2020年,甘孜藏族自治州建成规模集中办学学校105所,占全州中小学学校总数的25%,共集中学生12.88万人,占全州中小学生总数的71.7%。

在贺琦走访的学校中,大都竖立着一到两栋宿舍楼,而洛绒便是从小就寄宿在学校的学生。

“洛绒小学的时候就送去寄宿了”,扎西解释道,“一是我们离学校有点远,路不好走;二是他妈妈我们俩经常干活干到很晚,实在没有时间照顾小洛绒”。

这种情况不在少数,像扎西家这种只有一个孩子的还好,“隔壁家三个孩子,老大上初一,老二老三在上小学,根本就没办法照顾。”

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老师的身份也不得不随之发生微妙的变化。

理塘县甲洼镇中心小学老师王晴介绍到,很多孩子从刚适龄的时候便被父母送到寄宿制集中学校,有的甚至是被老师直接接到学校的。

“孩子们一开始连汉语的‘对不起’‘谢谢’都不会说,甚至都不会脱裤子上厕所,更别说使用冲水马桶”,年仅35岁的王晴,便用6年时间陪着一届孩子长大。

“我们既教又养。”

现在很多孩子还会叫她晴妈妈,因为从饮食到起居,王晴对她们几乎无微不至。

具象到具体管理上也是如此,王晴会很严格的要求学生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作息,每天早上要洗脸刷牙,晚上要洗脚洗袜子......

贺琦发现,在这些走访的寄宿制学校里,普遍有着较为严格的起居管理,但问题是这些作为管理者的老师,自己也并未掌握如何进行科学的健康管理。

“我们可以明显发现这些孩子的牙刷基本上都得有半年没换过了“,贺琦将孩子们牙刷的刷毛比作爱因斯坦的头发,“用东北话说,就是‘破马张飞’,也太飘逸了。”

贺琦将问题抛给学校老师后,得到的回答大都是,“我也不清楚啊,就是不能用了才换”。

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5岁和12岁儿童每天两次刷牙率分别为24.1%、31.9%。虽然与十年前相比有了一定的提高,但仍处于较低的水平。

“调查显示,12岁儿童恒牙龋患率为34.5%,比十年前上升了7.8个百分点。5岁儿童乳牙龋患率为70.9%,比十年前上升了5.8个百分点。”广州薇美姿技术中心总监兼首席科学家陈敏珊指出,这种情况在农村的发生率明显高于城市。

而高原青少年口腔健康的处境则更加艰难。

贺琦在探访中也发现,西部地区儿童出现口腔问题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儿童口腔检查因为家人、老师观念或经济等因素不被重视,没有防病于未然;另一方面是孩子自身口腔保护意识不强,没有护牙习惯,更何谈正确的护牙理念。”

“确实有一部分孩子现在已经有牙齿方面的问题了,有龋齿的比例很高”,王晴表示自己愿意好好学习这方面知识,要教孩子正确保护自己身体的方法。

显然,老师和家长对于口腔健康教育知识的学习与改变,为学生健康成长提供了一把新的钥匙。

“可不能让这帮孩子到老了,后悔年轻的时候没有好好保护牙齿。”

贺琦在离开理塘之前心中有了答案,“对于理塘,或者说整个西部地区,学科教育的帮助已经不足以完全实现教育均衡的目标,必须通过健康教育打开另一扇大门。”

对于这样的观点,在一众社会组织、媒体、专业企业的公益尝试之中逐渐成熟:通过健康教育打开困扰西部孩子健康发展之锁,将这样的教育非孤立地融入进日常教学活动中。

一把钥匙:等待“开门人”

在南方周末公益研究中心的过往调研中,除了发现上述所说的“硬件发展”外,另一个很重要的现象是“教育软件未能跟上硬件的发展速度”。而健康教育又是“教育软件”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成长期的未成年人来说,具有重要的作用。

2019年刊发的《农村社区儿童口腔健康状况的调查研究》中,作者选取某农村社区2016年1月-2018年12月的儿童620例人,选取同期家长60例,调查后发现:牙周病以及龋齿病发病率较高,给予科普宣讲后可提高口腔健康知识掌握度以及科学刷牙率,减少口腔发病问题。

“保护儿童口腔健康必须在习惯上下功夫”,陈敏珊表示,“但选择怎样的方式显然是个问题,如何才能有效的传递护牙知识、保护孩子们的口腔健康,成为了我们设计本次项目的关键。”

“要教,自己先要学会”,王晴在贺琦的提醒下,上网搜索了很多关于口腔护理的内容,“但总感觉不够科学,也不成体系,还得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幸运的是,在理塘的健康教育公益实践中,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以下简称“儿基会”)携手广州薇美姿旗下的舒客品牌全程参与地区项目细化设计。当然不仅仅是理塘,这次活动将面向整个西部地区。

陈敏珊表示,“我们注意到了高原环境给儿童口腔健康带来的差异性,这引起了我们的特别关注。”

据悉,2021年4月下旬,儿基会将和舒客、媒体等机构一道发起“2021年高原儿童口腔健康护航计划”,今年上半年将在四川贵州两省,下半年将持续为高原5省20市继续开展口腔健康护航行动。

“我们很荣幸邀请到理塘县旅游形象大使——‘甜野男孩’丁真珍珠先生一起参与本次活动,”基会救助合作部部长刘鹏女士与广州薇美姿董事总经理曹瑞安先生均表示期待,“本次活动的意义,更多的是在口腔健康教育的问题上,高原的特殊环境以及口腔的保护意识相对落后,归根结底是需要通过教育的方式进行口腔健康问题预防。”

而舒客并非第一次进行相关的公益行动。“2012年广州薇美姿与中国儿基会联合发起了‘舒客儿童口腔健康专项基金’。”刘鹏介绍到,“自专项基金成立以来,先后在85个城市开展了科普课堂与口腔筛查等活动。”

“中国有将近3亿儿童,但儿童的口腔护理一直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近60%的儿童没有形成良好的刷牙习惯,近90%的孩子从来没有检查过口腔。”曹瑞安表示,“秉持着助力儿童健康成长和激发儿童自信力量的初心,我们企业有义务去承担这种社会责任。”

这样的公益也非心血来潮,而是建立在舒客自身的业务专长上。

“很多家长还没有意识到,口腔环境上,儿童和成人并不一样,成人牙膏、牙刷等口腔护理产品相对于儿童来说刺激性较大,儿童是需要有专门口腔护理用品。为此,我们成立了儿童口腔护理品牌舒客宝贝,专门研究属于儿童的口腔护理工具,减轻对儿童口腔的刺激,呵护儿童口腔健康。”曹瑞安表示。

“舒客宝贝在设计儿童产品时,首先考虑不同年龄阶段牙齿的生长特点,开发针对性的阶段优护口腔护理产品”,陈敏珊认为儿童口腔产品有一定的必要性:其一是安全性需求,其二是针对性解决儿童龋齿问题,其三是儿童牙膏更强调使用者的使用意愿和趣味性。

丁真珍珠也将作为此次活动的志愿者,参与村戈乡小学的微笑课堂。刘鹏与曹瑞安认为,“丁真珍珠先生非常有感染力的笑容,让我们能感受到一种快乐与自信的力量。”

贺琦很高兴,她一直希望洛绒那一口佐着深棕色皮肤的皓齿能够定格,也希望全国更多和他一样的少年,可以继续勇敢微笑。

在贺琦还没到访之前,洛绒给她发过一个地图定位,正对着洛绒家的那段318国道有个好听的名字:

幸福西路。

(应受访者要求,洛绒、贺琦为化名)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