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级国民”沉寂百年又流行,日本社会争议公平问题

“人们愤怒的不是这些人享受优越的生活,而是针对像饭冢幸三这种犯了错误的人,无法通过法律和公义来扳倒他们的特权,以及所谓特权背后的运作,这点不仅令人感到难过,也颠覆了现代人对于国家的认知。”

在日本,“上级国民”和“下级国民”的划分并不能简单以贫富作为划分依据,这种差距是出身门第、教育背景等多种因素长期塑造的结果。

1月21日,人们戴口罩走在日本东京涩谷街头。 (新华社记者 张笑宇/图)

“上级国民”一词始于一百多年前的大正时期。如今,它又成为日本社会的流行语,聚焦着日本民众对特权阶层的愤怒、自嘲与失落的复杂情绪。

“人们愤怒的不是这些人享受优越的生活”

三个多月前,九十多岁的饭冢幸三被东京地方法院宣判5年监禁。但这并没有平息日本社会的众怒,反而让“上级国民”一词更加流行。

“日本社会是由上级国民支配”“我们下级国民只能单方面被剥削”,日本的社交媒体上充斥着不满情绪,点燃这一社会情绪的正是三年前的东池袋汽车“失控”案。

2019年4月19日,东京都东池袋四丁目的路口,时年87岁的饭冢幸三驾驶着一辆丰田牌小汽车。突然,他的汽车高速闯红灯后冲进路口,撞倒了骑着自行车的松永真菜母女,又继续暴冲直到撞上了一部垃圾运送车。

这场事故中,时年31岁的松永真菜及其3岁女儿莉子死亡,另有包括饭冢幸三夫妇在内的10人受伤。

日本媒体称之为“东池袋汽车暴走案”。最初,愤怒的舆论将矛头对准“老害”,集中于高龄司机带来的安全隐患。但是,随着新闻媒体像剥洋葱一样追逐真相,舆论的愤怒也从“老害”逐渐转移到对“上级国民”的不满。

事故发生后,饭冢幸三并没有被按照惯例“立即逮捕”。但是,东池袋汽车“失控”案两天后,神户一辆公立运营的公交车也酿成了两人死亡的车祸,司机却当即被逮捕归案。

在报道该案时,多家大众媒体也在饭冢幸三的名字前冠之以“先生”的尊称,并没有使用“嫌疑犯”“肇事者”等通常的新闻报道称谓。

《朝日新闻》《每日新闻》和《东京新闻》甚至一度使用“前院长”的职务敬称,《产经新闻》《日本经济新闻》则直接进行了匿名处理。

直到同年5月17日,饭冢幸三在接受警方问询时,《读卖新闻》才开始称饭冢幸三为“嫌疑人”。11月12日,饭冢幸三受到检察机关起诉后,富士新闻网才改变对他的称呼。

一系列反常之举,似乎都在表明饭冢幸三并不是寻常百姓。不久,他被曝光曾是原通产省(现为经济产业省)高级官僚,2015年获得只有杰出的高级公务员才能获得的“瑞宝重光章”勋章。退休后,饭冢幸三转任一家大型机械厂的董事和行业协会会长。

对于饭冢幸三并没有被按照惯例被“立即逮捕”,当地警方解释称,饭冢幸三及其副驾驶座的妻子都因受伤送医,而要等到事发1个月饭冢出院后,再对其进行问讯。

同时,一些日本媒体也出来就“先生”的称谓做解释:在其名字后加上“先生”,是因为“嫌犯”一词只用在被逮捕或被通缉的人身上。

不过,这些勉强的说辞并不能让大众信服。不少民众在社交媒体Twi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