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没觉得在侮辱女性”:熟人盗图后,网络群聊里的“偷窥”狂欢

群聊消息每天更新上千条,内容多为女性的生活照、自拍、裸照等。不少上传者会炫耀自己与照片中女性的关系:“朋友”“表妹”“妻子”“女儿”……关系越亲密,他们收到的评论回复往往会更多。

林柔的遭遇引发关注后,李南发现“盯射Chat”群成员“一点没有感到害怕”。他猜测,群成员可能认为群内行为不算严重。他曾在群里见到有人讨论,说这“只会涉及肖像权而已”。

“类似色情网站、群组都比较隐蔽,反侦查能力比较强。”律师韩骁解释,这类网站会不定期更换网址,在举报后还是会有新网址出现,服务器也多设在国外,难以从根源进行铲除。

(视觉中国/图)

事情发生近一个月,林柔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他会做这种事情?”

2021年1224日晚,陌生网友李南私信告诉林柔,她的照片被发到一些Telegram (一款境外匿名社交软件)的“yy群(意淫群)”里。这些照片带有水印,是林柔曾经发在微博上的日常照片。

林柔拜托朋友进入这个名为“盯射Chat”的群聊。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在过往二十多天的群信息里,找到了林柔的几十张照片,被重复发布了四百多次。这些照片最早拍摄于2019年夏天,除了微博,还有林柔发布在QQ空间、朋友圈的照片,有的她已设置为不可见;更有她仅分享给几位至亲好友、并未发布在社交平台的随手拍。

震惊之余,林柔报了警。后来她发现,发布者是她从高中到大学的六年好友陈某。

除了林柔的照片,陈某还在网络平台上发过其他女性的自拍、身材照片以及私密视频。“我随手划过上千条信息,对应的是一段段友情,爱情,甚至亲情(的破碎)。”林柔在一篇描述自己经历的文章中写道。

2021年1227日晚,林柔把自己的经历发布在社交平台上,引发舆论哗然。实际上,林柔并非第一个因照片被盗取而选择通过网络途径发声的受害人。过去一年来,不时有像林柔一样的受害者试图寻求公安机关和法律的帮助,但大部分受害者因为各种压力,没能主动报案。

近日,南方周末在Telegram里找到与“盯射Chat”性质相似的网络聊天群。在那里,群成员发布女性的生活照、自拍、裸照、私密视频,并对群内照片加以羞辱性评价。此外,群聊设置了完整的审核、投稿机制,还有专人收费P图、AI换脸,经过“处理”后的照片带有更强的性暗示意味。

初步统计,这些群聊累计人次超过100万,每个聊天群内同时在线数千人。除却境外社交匿名软件,在包括百度贴吧、QQ群等境内的网络平台里,同样存在类似“盗用女性照片”的行为。

林柔在“盯射Chat”群里发现了被盗用的照片。 (资料图/图)

身边的照片盗发人

整理被盗发的照片时,林柔意识到发布者账号的头像、昵称都非常熟悉。她高度怀疑那是自己的同学陈某。林柔告诉南方周末,她和陈某高一同班,后来在不同的城市上大学,也一直保持联系。在朋友们眼里,陈某是一个友善、正直的人。

陈某没有作出任何辩驳,在林柔的质问下,直接承认了自己的所为,但对开始发布照片的时间、照片数量、所盗发照片涉及女生的人数含糊其辞,给出的回答远没有林柔和朋友在群内查看到的严重。

与林柔的经历类似,把余意的照片发到Telegram上的,也是身边的熟人——前男友许某。20215月,经陌生网友提醒,余意在Telegram群聊发现了自己被合成处理的照片——一位发布者把余意的生活照和另一位女生的裸照、私密视频组合在一起,共二十多张,发在两个分别有4万人、18万人的聊天群内。

余意向南方周末回忆,聊天群里几个账号频繁提到她和另一个女生的私人信息,是“不会再有别人知道的信息”。她怀疑发布者是前男友许某。两人交往时,许某曾提出拍摄余意的照片,她拒绝了。分手后,陌生网友提醒余意,在推特上看到了她的照片。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手一直在发抖。”余意不记得自己怎么去的派出所、怎么做的笔录,只记得警察告诉她案件“没办法走刑事”。在成都某派出所里,许某和父母向她道歉,并保证不会再发照片。但没过多久,余意就再次发现许某在聊天群里发布了自己的照片。

她陷入绝望:“我检索他的聊天记录,看着他肆无忌惮地谈论着‘进局子不算事’,谈论着我‘值多少钱’……”此外,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