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街头抗议到绿党政治
全球反核运动为何难阻日本核污入海?

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反核力量以政党的新形式走进政府和议会,游说、辩论和选票逐渐取代了激烈的街头抗议,反核运动变得越来越温和。

应对能源不足、有利于减少碳排放、更加安全的核电技术,则成为拥核主义者的三大辩护理由。近年来,拥核主义还开始向议会、政府、传媒和国际组织渗透。

(本文首发于2021年4月22日《南方周末》)

2021年4月13日,东京民众在首相官邸外集会,抗议将福岛核污水排入大海。 (新华社/图)

2021年4月13日,日本政府作出决定,未来两年内陆续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一百多万吨核污水排进大海。

“这是一个让我们的生活回到10年前的决定,我们10年的努力白费了。”得知排污入海的消息后,79岁的青木考(Kao Aoki)说。

老人的家乡是距离福岛核电站数十公里的双叶町。2011年3月11日,大地震导致福岛核电站出现核泄漏事故,青木考和家人一直在福岛县伊达市避难。

盛况不再

青木考也是日本反核运动“再见核电站”的成员。“再见核电站”由日本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健三郎等人发起。在2012年7月的东京大游行中,该组织一度动员了6万多人参与游行,32万人参加反核签名。

“如今,日本的反核运动盛况不再。”2021年4月17日星期六,青木考在伊达市参加的抗议活动只吸引了五十多人参加。

打电话动员时,不少老人说要照顾孙辈的生活,一些年轻人则表示要加班。连一名昔日坚定的反核人士也婉言拒绝,“草莓已经熟透了,再不收就会烂在土地里。”

2012年以来,日本政府派出大型拖拉机对农田翻土,还撒上了沸石粒等吸收核辐射物。但是,福岛县生产的大米和蔬菜依旧不受欢迎,附近海域所捕捞的海产品更是长期滞销。由于利益直接受损,只有渔民是日本社会最坚定的反核群体。

“如果将核泄漏处理水排入大海,我们的年轻人将更加看不到未来,福岛的渔业将会彻底衰退。”一名年过八旬的磐城渔民对“渔业后继无人”忧心忡忡。

当地渔民更关心的是,福岛核泄漏带来的“风评伤害”:不论核污染是否真实存在,它带来的质疑、担忧和传闻都会让消费者对当地海产品和农产品望而却步。

十年来,韩国等周边国家一直禁止从日本福岛进口食品。

“如果执意将核污水排入大海,消费者就会认为海水受到了污染,稍有复苏迹象的水产业将再次受到打击。”2021年4月7日,日本全国渔业联合工会联合会会长岸宏向首相菅义伟表达了担忧。

执政的自民党也存在内部分歧,一些人担心将核污水排入大海,可能会影响下届众议员选举。2020年12月,《朝日新闻》发布的民意调查显示,55%的受访者“反对福岛污水排入大海”,表示赞成者仅占32%。

立宪民主党等多个在野党也表达了对菅义伟政府的不满。不过,它们批评的焦点在于日本政府“没有尽到向渔民和外界说明情况的责任”。

让环保人士失望的是,日本“绿党”也没有在抗议浪潮中发挥更多作用。2012年7月28日,福岛核事故一年半之时,由70名地方议员组成的政治团体“绿色未来”宣布改为“绿党”,并以“立刻废除全国的核电站”为行动纲领。

日本“绿党”的成立,标志着日本民间反核运动从街头运动走进议会政治,却又迅速在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