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阅读才有价值?叶兆言、程焕文、曾湖仙想和你聊聊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必读书,读书不过是一种缘分。”

“文学无用却又是一个非常美好的东西,读到一本好作品就会完全沉浸在那种美好中。”

——作家叶兆言

对叶兆言而言,写作就是他的一种生命。他希望尽可能延长一点。对于衰老死亡的恐惧,让他总是在抓紧时间写作。

三十多年里,叶兆言已出版了将近两百本书,如中篇小说集《艳歌》《夜泊秦淮》《枣树的故事》,长篇小说《一九三七年的爱情》《刻骨铭心》,历史著作《南京传》等。

他自身喜欢文学,但不认为人人都该喜欢。“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些人喜欢文学,而文学就像唐诗一样,唐朝不是常人都在写诗,是唐朝有那么些疯子,喜欢写诗、喜欢读诗,我就是生活在唐朝的疯子。”

2019年,叶兆言创作的历史著作《南京传》正式出版。撰写这本书期间,他有一段时间每天工作将近十个小时,“结束时天旋地转、仿佛云里雾里”。这种写作者的疯狂状态,在他眼里“实在太美好”。

喜欢写,也钟爱阅读。他理解的“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是读了十年书,才能听懂一席话。他说“人生一步一步,没到那个份儿,你没办法。写作也是,阅读也是,都是修行。”

叶兆言把阅读看作是一件自由的事,要给予它最大的自由。想读什么就读什么,没有什么书是必须读的。

如此看来,对的人遇到对的书,才能带来美好的阅读体验。

叶兆言

让书找到对的人,恰恰是程焕文的使命。

从事图书馆学教学、科研和管理工作30多年的程焕文,是中山大学图书馆学博士生导师,同时身兼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管理委员会(IFLA)执行委员、中国图书馆学会副理事长、广东图书馆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山大学文献与文化遗产管理部主任等多职。

IFLA(又称“国际图联”)是世界图书馆界最具权威与影响力的非政府间专业性国际组织,2012年后连续五年没有中国代表。在2017年换届选举中,经中国文化部和中国图书馆学会推荐,程焕文作为亚洲唯一的竞选代表在激烈的竞选中成功当选,为中国图书馆界争取到应有的国际地位,并于2019年连任。

作为中大图书馆1998年至2019年的馆长,程焕文对“校园阅读推广”一事感到忧心。他曾提及,读书人读书本是理所当然之事,现如今要通过阅读推广来证实它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实属荒唐”。

但他还是认为做好校园阅读工作十分重要,“为人找书,为书找人是图书馆工作的核心”。

提高纸本借阅总量,最大限度吸引师生到馆,是程焕文过去为中大图书馆努力的方向。他现在依然在推广阅读的路上,边界也越来越广。

程焕文

推广阅读,校园是重要的场域。曾湖仙也一直努力让学生在语文课堂上享受阅读的乐趣。

曾湖仙是广东省语文特级教师、广东省教师工作室主持人,也是广州市名校——执信中学的正高级教师。

在学生们眼中,曾湖仙人如其名,仙风道骨,高高瘦瘦的文艺形象如古代人。曾湖仙在广州教的第一届学生,亲切地称他“仙哥”,这一昵称也沿用至今。

他多年担任学校语文科组长,也是广州市语文中心组组长。多年来教学成就突出,学生高考成绩名列前茅。他的语文教学极具个人特色。

如何学好语文?此前在广州图书馆做分享时,曾湖仙提到,简单而言是刷对的题,但更重要的是增加阅读量,譬如人文、哲学、历史等书籍,同时写时评也有用处。

在实际语文教学中,曾湖仙也时常设置“时评课”。他会和学生针对当下热点新闻事件或话题进行探讨,偶尔也会要求学生撰写时评。他也从不拘泥于某一个问题或一篇课文,而是鼓励并引导学生多维度发散思考。

如今,曾湖仙成立了名教师工作室,致力于培养“研究型”的语文科骨干教师。在曾湖仙的带领下,工作室不断探索教学内容、教学艺术,力求成为学生潜能的唤醒者和教师成长的引领者,在广州乃至全国语文界产生了重要影响。

曾湖仙

一位是重视阅读自由的作家,一位是始终推广阅读的学者,一位是创新语文阅读教育的教师。他们时时刻刻都在审视“阅读”这件事。

阅读有用论与阅读无用论,该站哪边?

科技发展,碎片化盛行,能否“因势利导”?

中学生加强课外阅读,会影响成绩吗?

教育改革深入,中学校园如何进行阅读教育?

让阅读流行起来,如何才能实现?

4月21日上午,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全程支持、南方周末主办的“阅读新火种”公益行动将在广州举行启动仪式。

叶兆言、程焕文、曾湖仙等将齐聚现场,与多位中学校长、一线教师及各界人士畅谈阅读,展开思想交流与碰撞。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